邵阳百姓网 欢迎您!
我的位置:首页 > 本地人文 > 列表
人文情怀的抒写 —李柏默的花鸟画艺术徐恩存文
来源:本站 点击数:270 更新时间:2019-07-19 00:09:26

  李柏默(晰子),当代著名彩墨花鸟画家。艺术大师石齐先生的入室,教学助教,中国石齐艺术研究会副会长,北京石齐画院副院长,石齐画院首期特聘画家,北京孔雀台画苑艺术总监,孔雀台画院院长,荣宝斋画院画家。

  2001年,作品《泱泱古韵》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21世纪澳大利亚中国画大展”,作品《鹤舞太液池》入选“纪念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线年,作品《秋酣》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迎奥运中国画大展”,《秋硕图》获“静思园杯全国书画大赛”一等奖。2003年,作品《遥远的梦》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第二届花鸟画大展”。2004年,《白玉登堂》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2004年中国画大展”,《古韵图》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中国画名家邀请展”。2006年,作品《香远益清》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全国中国画大展”。

  2015年,作品入编《2015中国画名家年鉴》。2016年,作品入编《当代实力派书画精品典藏》,入编《翰墨流韵——2016中国当代书画家名录》,入编《艺术百年中国书画代表人物作品集》。

  近年来,作品频频在国内外书画大展中展出并获奖。作品分别被国际友人和钓鱼台国宾馆、人民大会堂、中国美术馆、荣宝斋画院美术馆、中央电视台以及国内外画廊等个人及多家专业单位、艺术机构收藏。

  出版有《中国实力派画家李柏默作品集》《李柏默画集》《中国书画百杰作品集——李柏默彩墨画集》《大画家——李柏默作品集》。

  中国花鸟画,自宋元明清朝代变迁和精神演绎以来,到今天花鸟画的百花齐放局面,体现的正是文人情怀和文脉的传承,而贯穿其中的则是——“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的永恒追求。

  在“人应该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母体的总体格局中,李柏默先生的彩墨花鸟画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他用笔洒脱自然,富于天趣和玄机的艺术魅力。在画家笔下的点线、墨色中,洋溢着独特的热情、旷达与豪爽不羁,应该说他的作品本身就是心灵的真实写照,表明的是人心之向往是不会改变的,千年前古人感动的东西,今人同样会被感动;“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不同的是,李柏默先生的花鸟作品一扫古人的“人淡如菊”“人比黄花瘦”的凄清冷艳,而代之以个人化的、情绪化的墨色书写与勾勒,在挥洒、泼彩的绘制方式中,使枝繁叶茂的花卉在随意点染与勾勒中,呈现纵横疏斜利落之致而情趣盎然,细细看去,便显出作品颇得青藤之法,气韵深厚,笔力沉着,使其作品不同凡响而自成其妙。

  显而易见,李柏默先生作画,在今古之间寻求路径,他不刻意入古,在以气运笔上用力,在放纵处见功力,在灿烂浓郁的色彩中见绚丽多姿,形成画家独特的体段气格,在精蕴延展中得以声色扩展。如《圣洁图》《祥瑞图》《璀璨华灯》《南国之春》系列、《古韵新华》《鹤舞太液池》与《馨》《流金岁月》《盛荷图》等作品中,既是对前辈气韵风范的继承,又是其画家自我抒发与人文情怀对形式、语言的注入,这些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元气充沛,得以在泼彩挥洒的浓墨重彩中,现出心有灵犀的玄机,笔致壮阔又不乏沉着深厚,迥异于同类写意花鸟画灵秀温婉的旨趣,使花卉意象在率意的风姿中呈现空灵卓越的姿态,而画家的几笔勾皴,使意象飘逸又质实。

  在跌宕起伏的画面构成中,自有一种强心铁骨存在,并由此生发出感性生动的生命形式,画家心中因而充溢浩荡磊落之气,加上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八面来风的涤荡与冶炼,使之更多了几分现代文化素养与雄强精神的注入,李柏默先生的作品因而呈现出一股纵横驰骋的艺术风神,在率性而为与墨色淋漓之中,获得不求形似求生韵,根拔皆看五指栽的艺术机趣。李柏默的作品因而在“舍形而悦影”中,呈现出前无古人的新面目——在前人的经验和基础上发扬蹈厉,在水墨晕章中独辟蹊径,强化了元气淋漓和虚实幻化的艺术效果。

  在《璀璨华灯》《古韵荷香拂金柳》等作品中,我们看到的不再是传统折枝花鸟清俏与无病的苍白,而是暗蓝底色上的辉煌与灿烂,、金色的枝叶,已夸张到最大的限度,它们簇拥着朱红色的荷花,显得华贵无比,辉煌灿烂,既像熊熊火焰,又像滚滚波浪,远看真实撼人,近看惊心动魄,颇有山呼海啸、巨浪翻卷的惊人效果。阅读作品,分明看到的是墨色为深色层次,枝叶的蓝绿与金为中间层次,花朵的红、为前景层次,这样造成了前景、中景、远景的层次和色彩差别;不言而喻,荷花在李柏默笔下是现代人文化特征与标志的潜在外形,是一股包含着特定内涵的文化符号,蕴含着人文精神的关怀,与此同时,还表明画家渴望在荷花意象的重复运用中找到某种创作范式,在继往开来中形成个人独特的风格与面貌。

  事实上,不难发现,画家对自己作品的要求和期许,都已远远溢出了既定的绘画框架,而这一框架的建立正是现代文化语境下人文情怀抒写的必然结果。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画家对自我的质疑,对自我的挑战,内心情绪的波动与起伏都折射在画面的意象之中。

  显而易见的是,画家努力于在发现中发现、在寻找中寻找的二次探索及其可能性,打破了绘画与现实渐渐形成的“密切关系”,用以回应这个时代的巨大挑战。而李柏默的上述作品背后潜隐的隐秘动力正是对传统经典艺术秩序的颠覆性冲动,正是源于二次探索形成的新传统。与此同时,由此派生出的“绘画本质”性概念与“绘画本体”性概念,都表明了某种新的艺术观念或某种新的艺术范式被重新建构。在《地涌金莲》《璀璨华灯》《金莲映华堂》《朱荷翠盖》等作品中,让我们感受到的是在无意识中预设了某种近似于本质主义的叩问方式。借用斯图亚特霍尔的说法:“我们当下不应该低估或忽视关于重新发现的本质身份的观念所导致的想象性,重新发现行为的重要性。”正是经由这种提问,我们对整体性把握的渴望和想象才会被重新激发出来。李柏默在作品中致力寻找的,应该是被艺术史忘却的联系,只有把这些被忘却的联系再次置于适当的位置时,作品整体性的或丰富性才能被重构与重塑。

  当我们以敏锐的目光发现李柏默作品的整体效果时,便看到其深隐的玄机往往在细节和片断中闪现出来。实际上,布罗茨基所谓的“让部分说话”的读法时特别适合对李柏默作品的解读。我以为,这一方面是因为画家李柏默的作品既让我们在精神层面上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形式感,有益于在表象意义上建立一个“统一”的“场”,另一方面则由于对意象表达的个人化和情绪性,画家以笔墨、色彩及意象本身构筑的一个自足的想象性存在,即一种“人文精神的风景”。

  譬如,在作品《金莲映华堂》中精彩之处在于芦苇、荷花叶片的描绘和勾勒之上,细细看去,用笔极为精彩,画家运用的是“起于片段,终成楼台”的手法,这种“因句成篇”的结构方式,致使精彩的作品整体之浑然完整,并不在于全篇整体,而在于部分之精彩与突出,虽不至于“有句而无篇”,却明显是全篇之精彩出于细部微妙的合成,并终成作品,令人叹为观止,过目不忘。

  英国著名美学家科林伍德指出:“没有艺术的历史,只有人的历史。”而克罗齐更直接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质言之,他们是重视人对艺术的介入的,也更重视人对历史的作用。这里,我们要说的是,花鸟画家李柏默先生在作品中提示的某种感觉性玄机和情绪化笔墨,无疑为领域打开了通道,使其作品可以以现代方式以任何特点进入任何对象。引人注意的是李柏默把中国画笔墨的精湛性与炉火纯青的魅力的东方智者的“以虚写实”和“以神写形”与西方艺术色彩的空间处理和延展张扬相结合,把对传统中国画语言的颠覆与想象变为神秘莫测的哲理意趣,使画家最大限度拓展花鸟画观念的同时,作品体现为如下艺术特征,而引人注目。

  其三,变对外新世界现象的描绘,为内心主题的阐释,颠覆了从生活中来再回到生活中去的传统法则,在面对“以人为本”“人文精神的回归”中,在面对“以内心为主题”的阐释中建立全新的艺术观。

  其四,注重笔墨的“弃旧图新”表现力,在点线、墨色中,强调郁勃生机和元气淋漓的表现力;用色大胆,依情绪起伏跌宕驾驭色彩的变化和层次,在任意泼洒中,折射出生命、生命节奏和生命情调。

  就此而言,每位艺术家都面临着一个矛盾:历史主义精神和现代眼光的矛盾。一种片面强调传统的偏执性,排斥任何当代的全新解释;另一种片面性是强调传统的静态性,否认传统文本解释的普通性和有效性。

  因此,当代艺术家唯有怀着对于当代人类文明的忧思,力图用一种面向新世纪的新价值观、审美观和人生观作为自己的视角,对中国画和中国美学进行新的阐释,使历史主义精神和现代眼光的张力达到新的平衡,才能使中国画攀登上新的精神高地,产生“居高声自远”的效果。

  李柏默先生以自己的努力和辛勤耕耘收获了累累硕果,表明的正是这一点。当然,李柏默先生并不满足于自己取得的成绩,依然跋涉在漫漫艺术之旅上,并渐行渐远。

  (本文作者系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美术评论家,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上一篇:人文社会科学学科探究教学优秀课例:高中历史《经济全球化》课堂实录(中小学新课程改


下一篇:推荐几本提高人文素养人文关怀的书

热门阅读
推荐几本提高人文 【兴源行远】暑期 大学生创业最好选 王者荣耀西施所有
头条文章
图说巍山美食之一:一碗面片引出华 《星露谷物语》房子装修与布局教 问政民生马上就办!梦溪园巷26号列 【企业资讯】中国电信成功举办中 微信开放本地视频上传后移动视频